回應多摩 2

回應如下留言:http://if0509.spaces.live.com/blog/cns!9E018D5E48E40BFB!220.entry#comment

 

一篇講話陰來陰去的文章,實在讓人反感,但你論證比上次仔細許多,至少在努力把事情講清楚,儘管你不同意我,我都比較不會那麼火大。

 

一樣是逐點回應:

1.      思考本來就是一個對話的過程,所以會有稻草人。沒有對話對象,只是在抒發己見,那才比較自溺。就像劇作家只能為他的觀眾寫劇本一樣,我們也只能為我們自己思考。只是我從來不是孤單地、真空地存在,「我」本來就是歷史的動物,社會的動物……等等,想要一種沒有對話對象,沒有稻草人的思考,就像是要把自己放在一種真空中一樣,我根本懷疑這樣的思考是否可能。你倒是去寫一種你說的「我只是很希望在學長的文章裡看不到任何的敵意,很純粹地講著自己的感悟,很簡單地說一個故事、很簡單地畫一幅畫。」這樣的思考給我看看?先預告你,不論你自認寫的多純粹,我都有本事可以在你的文章中找到對話的對象,這種「純粹」不但不可能,而且很鴕鳥。

 

那些稻草人的無知,當然是我立論的起點。我對這些稻草人火大有敵意,那是我的事,就像我不會說「期望你在部落格理放的文章,一定要有敵意」一樣。你要去當草莓族乖寶寶,那是你的事,但不要老是想著要別人跟你一樣。說什麼「我希望你如何如何」,帶著這種屈尊俯就地態度,我以為你是我指導教授呢!

 

至於你說:「使用太多這樣稻草人的文章,必然會消弱整段論證的power」有人看了我的文字,還認為這是增加了power呢!我實在不知道,你這個「必然」是怎麼來的,我只能說,你果然邏輯與理解有問題。

 

說你是沒有靈魂的稻草人,原因之一是因為你「以量計價」,說小小的伯羅奔泥薩戰爭比不上有原子彈的二次大戰。我想到那些喪夫喪子的古希臘媽媽,好像你比較簡單與殘忍。

 

我沒有誤解你的文字,所以你也什麼都沒有平反。

 

2.      你的這一段說實話我看不太懂。從你的兩個問句判斷,好像在說我寫東西不在乎別人心裡神會,不是要別人看的。但是,我當然希望我講的東西別人會心領神會啊!我寫的文章,跟畫畫一樣,丟在分享空間上,有人同意,有人不同意,很正常啊!但我可沒說,任何二百五的回應我都買單,噤不作聲,任人宰割。駁斥你的回應,不等於我就不在乎別人能不能心裡神會。另外,我挺喜歡和學商與學電腦的人聊天的,因為他們的邏輯都還不差,挺實事求是的,不會像你這樣補充說明後又拗的讓人不知所云。

3.      好,知道你的意思了!不過現在沒時間念柏拉圖,但唸完博士以後吧!

4.      你要是第一篇留言,就像你現在這樣把對希臘觀點儘量解釋清楚,你會少挨我多少罵?自己去看看你之前的留言,兩相對照一下,就知道你該說沒說的話有多少。(現在你知道文字長有道理了吧!)

 

原來你是要說:「那些希臘哲學家眼中的希臘人都很自傲」,你只是跟那些哲學家站在一起,同意他們的觀點是吧?還有,你自己也知道比較希臘與二次大戰所造成的衝擊「是完全跳躍性且不相干的」,好吧,我就不說什麼了。但是,你好想真的很愛當我的指導教授ㄟ,一會兒希望我不要罵人,不要有什麼稻草人,一會兒希望「多少能關心一下二次戰後的當代環境,偶爾遠離一下希臘(希臘化)那個討論純粹的時代。」老天啊!我是從來沒有媽媽告訴我「做人要溫良恭儉讓,不要豎立敵人」這種道理是不是?我是從來沒關心過「二次戰後的當代環境」,只會一頭鑽進古希臘的考古學者是不是?說你說的是「空話」,你還不服氣,但老是把我當成高中生,我也很無奈ㄟ!

 

5.      請你認真比較一下我引用別人的話,與你引用別人的話,方式上的差別。我用誰誰誰的話,都是在我的論證中,或論證結束後,一個補充說明。至少在我與朋友的書信裡,我從來不會去把某一個人的思想當作最高指導方針,而且,我不會用一種是某某思想家專家的口吻來闡述這個人的思想。譬如,我是在講事情的過程中,我說:「誰誰誰有這樣的一個想法」,這個想法剛好在我的論證過程中有某種呼應,我可以用它來更進一步地說明想要說的話。你看我文章中用了這些名字就說我在炫耀知識,很顯然,你的邏輯與理解真的有問題。

 

看看你的用法:你先說,你要跟我談談黑格爾「我可以講講我為什麼要在那裡使用黑格爾」(我蠻期待的),然後你跳到傅科,說他扭轉了你原本自私的思考(好吧!黑格爾呢?),然後你講了一個「小孩子要反向思考,做出更好的飛機」的比喻(非常精彩),然後黑格爾來了:「在黑格爾歷史的脈絡下,這些過程就是一個提升。」我要天外飛來的這個黑格爾幹嘛啊?你明明可以用自己的話把事情講得很好,去扯黑格爾幹什麼?後面除了罵我,一句黑格爾也沒提。「黑格爾歷史的脈絡」是啥咚咚啊?為什麼這個過程就是一個提升?你要用那個大哲學家的觀念都無所謂,拜託,講個道理來聽聽,這種邏輯,我想被你罵一罵,都沒有機會。

 

說我只「拆飛機」、「只剩下一疊被支解、縐巴巴的紙攤在那裡」,我大概可以猜到你的意思。你如果真的有讀懂我談「問題」(給欣志2)的那一部份,你會知道「消解問題」本身就是很有建設性的事。你可以不同意我,就像我不是很同意黑格爾的那套歷史辯證法(不是你的版本)一樣。另外,你大概是指,我只會拆解,沒有建設,沒有做出「更好的飛機」,在「黑格爾的脈絡」下,我沒有提升。

 

我真的不知道要罵你不知道天高地厚,還是要謝謝你的抬舉。你真的認為,歷史上出一個柏拉圖、黑格爾、傅科,或是莎士比亞、易卜生,是多容易的事情?

 

一個邏輯與理解都有問題的人,說我的話都是「空話中的空話」,我想沒有什麼可信度,不過,這裡就把你「黑格爾脈絡下」的空話來說個徹底:

 

我這裡可以擺明了告訴你:我要是四年的博士生涯,窮盡我所有的力氣,可以在易卜生研究這個領域,提出一點有意義的看法,我就覺得自己不會遺憾了。終其一生,我不可能是那個「在黑格爾脈絡下,造更好飛機」的人。終其你的一生,你也不會是。終其我女兒一生,也不會是。我不是在澆你冷水,那是我知道天高地厚,知道歷史上要出這樣一個人物,需要多少的累積。在台灣,我這一代,我女兒那一代,都不可能。若是那些檯面上的那大名字,什麼賴聲川、林懷民之流(沒有稻草人了,直接點名)讓人崇拜不已,我只能說那些人看的太少,眼界不夠高。我對這些人的推崇,只在於他們的努力,讓台灣這個土地上很多事情從無到有(包括壞事情),但他們離你的標準,「在黑格爾脈絡下,造更好飛機」,在我眼中,差的遠了。

 

我真的沒有看台灣的舞台劇了(我在英國啊!不過,看了也氣的半死,所以回去大概也不會看!),偶爾下載一些台灣電影來看,除了侯孝賢,我很少可以全部看完(理由同上!),偶像劇與鄉土劇我只有回台灣的時候陪我岳母看,不過,連她有時候都覺得誇張、好好笑(我岳母真的品味很好,雖然沒有唸過柏拉圖或黑格爾);我知道現在台灣的年輕人在聊什麼?這有答案嗎?你又怎麼知道我不知道,真好笑!國中表演藝術在教什麼?我真不知道,不過我可以回去問一下復興高中戲劇科的老同事(我是那裏的創科老師),大概很容易就知道。

 

不過,你一大堆問題,只想說,我有沒有瞭解你們,或你們這些在台灣的年輕人。首先,我沒興趣。第二,你或你們也不代表所有台灣的年輕人,比你講話樸實,不被文字變成稻草人的年輕人,我認識很多。不認識你或你要求我要去看的那一大堆,不代表我喝醉了,可能讓我更清醒。

 

你保不保持沈默是你的選擇。套句超級星光大道小胖老師的話:「你這次表現更好了,加油!」

 

IF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書信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